365日生活天天精彩,960万国土处处美好

罗目古镇 最难忘还是那些人

发布者:WXC | 评论:0 | 时间: 2014-04-30 17:16 |  浏览:7250
导读:川渝两地现今在行政区划上虽已被分割,但在我这北方佬的“外人”眼里,它们总是血脉相通,气质相像的两个,像孪生。川渝两地古城古镇很多,我零散去过几个,都很喜欢。即使有些已被商业化,但我也总能找到爱它们的理由。这大概又是因为“北方人视角”所致。

  川渝两地现今在行政区划上虽已被分割,但在我这北方佬的“外人”眼里,它们总是血脉相通,气质相像的两个,像孪生。川渝两地古城古镇很多,我零散去过几个,都很喜欢。即使有些已被商业化,但我也总能找到爱它们的理由。这大概又是因为“北方人视角”所致。


  川渝古镇里,总少不了齐整的黑瓦房、蜿蜒的石板路、几家热闹的老茶馆、几间有些年头的杂货店、还有各式数不过来的小吃铺。古镇上无一例外生活着许多当地人,他们世代居于此,乐于此,感念于此。用衣食住行、吃喝拉撒、柴米油盐酱醋茶,把古镇熏染的烟火气十足。游客来了走了,古镇人一直都在,他们心想,旅游、摄影,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,我过我的生活,几盏茶、几圈麻、几朝日暮晨昏、几碗小面米线、再配几挂腊肉干菜……其实,这也是我喜欢川渝古镇的原因,能窥见不同的人生与况味,停下来东张西望也好,细细品味也罢,假装自己也这样活过一把。


  接下来说说清明时去的罗目古镇,在距离峨眉山景区坐车几分钟的地方,据说有千年历史。古镇依傍着临江河,举目可见远山叠嶂,即为峨眉。

  走在古镇石板路铺就的小道上,七拐八绕,最终把带路的大哥也有点绕晕。看到古镇上生活的人与情境,特别容易被打动。回忆起来,有点像走近了《舌尖上的中国》里那些真实的人物,每个脸孔都生动鲜活,肌肤纹理中藏着故事,每每让人忍不住想与之攀谈两句。

  麻花西施

  巷子转角遇到开麻花小店的大姐,当时她正在炸一种豆饼。听到同行的伙伴夸她漂亮,一边忍不住羞涩地笑起,一边跑进屋给我们拿出炸好的麻花。她说,这是全镇最好吃的麻花,你们一定要尝尝,不要钱,快吃快吃。我们吃着麻花,听大姐感叹,她孩子都结婚了,日子过的快……大姐的老伴在一旁心里颇多得意,娶到被人这样夸奖的妻子,笑的合不拢嘴,拿出手机对着妻子猛拍几张。

  美味的炸土豆的大姐

  哪个古镇都有当地小吃,罗目古镇因为游客不多,小吃是做给当地人吃的,所以口味和价格不带水分。路边有个卖炸土豆和烫菜的小店,店主也是个大姐。店子只有一间屋,屋里堆放土豆,靠门有张桌子,是操作台,放满烫菜,门口一个小炉炸土豆。门外靠着小街,摆三张桌子。炸土豆的味飘出很远,我们寻味而至,豪爽地要了两碗。炸好的土豆用调味料拌过,焦黄软糯,还有零星折耳根作配菜。端着满满一碗,边走边吃。现在想起来,那可爱的大姐,和那碗炸土豆的味道,可能真是得了油炸食品的真传,简单纯粹,字字入味。

  叮叮当当打铁人

  罗目古镇的铁匠铺集中在一起,街这边两家,几米外的街对面又是一家。因为没有劳作经验,挂在墙上的各式家伙我都叫不出名字,也不知用途为何。问同行的大哥,现在还会有人买这些东西吗?他回答的也疑惑,应该会吧,既然都做了。其中一家铁匠铺是夫妻店,老头在前面叮当操作,老伴从后面端着一碗菜饭,坐在门口吃起来。打铁的老人有自己的工作节奏和程序,并不受我们拍照影响,在碾子上规律地敲出无数个叮叮当当,叮叮当当……估计十几年来都是如此,以这样的韵律记录下生活的流经,也无意中歌咏当下的平静。

  还有很多难忘的细节,依旧采用老模式经营的商店,将商品沿街摆出;花圈店旁热闹打着当地纸牌的男男女女;一位坐在店里拉二胡的大叔,奏出一曲凄婉;画着粗眉红唇,却话语温柔的理发店大姐……罗目古镇,表面看似是异曲同工,走慢点瞧细点,就会发现另一些丰富的表情。所以,其实游览这些古镇,需要的只是放慢脚步。

  PS.罗目古镇不收票,去峨眉的话,值得抽上午半天前往一游,走走逛逛,拍照聊天,建议吃完午饭再返峨眉。

  
  【罗目古镇,静水深流】

  

  镇上人都玩这种当地牌,我们根本看不懂


  午饭时,茶楼和打牌的人都撤了。午饭后,一股脑又都回来,把刚才空空的场地挤了个满当当。


  卖豆花的小摊


  依旧有古老的营生——写对联


  在镇上沿街叫卖的大哥


  

  老式经营的小店


  罗目古镇最传统的民居民宅


  长长的老街

  

  打铁的老人家,身子骨硬朗


  炸土豆


  古镇上的午饭首推豆花米线
共1 页首页末页

免责声明:文章及其中图片源于网络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【huazhongce@365960.com】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魅力城乡网,否则均为网友转载,涉及言论、版权与本站无关。